? ?
事故频发,马士基到底怎么了?!
作者: 张学刚???? 来源: 中国航务周刊???? 编辑: zhm???? 发布时间: 2018-3-19???? 浏览量: 7766????

小心能驶万年船”是马士基集团的座右铭,但马士基航运过往一年在安全方面的表现,似乎有悖于此。

事故频发,马士基到底怎么了?

突发新闻

马士基又一条6188TEU船舶着火

东部标准时间(EST)3月16日晚上8点50分。正从Salalah驶向苏伊士运河的“马士基肯星顿”轮(MAERSK KENSINGTON)一货舱着火。船员反应迅速,按照标准应急突发事件预案及处理流程,释放二氧化碳至着火货舱以控制着火区域!

幸运的是,此次事故中26名船员无人员伤亡,火势也已经得到控制。

刚刚,马士基发布公告称发生事故的“马士基肯星顿”轮,目前在塞拉莱港外锚地。该轮上装载3518个集装箱(相当于5616TEU)。马士基已经与受影响的客户取得联系。

(据悉,“马士基肯星顿”轮于2007年建造,设计运力为6188TEU( 20英尺集装箱),挂美国船旗,投放在印度、西亚至美国东岸MECL1航线上。)

“马士基浩南”轮的起火事故或许是马士基航运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火灾,也再次将这家全球海运业巨头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……

2018年3月6日,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5点20分,马士基航运旗下集装箱船“马士基浩南”轮(Maersk Honam)报告其货舱内发生严重火灾。在扑救失败后,该轮船员发出求救信号,附近海域阿拉塞雷斯轮(ALS Ceres)在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8:30左右抵达现场,23名船员被安全疏散到该轮上。

随后,马士基航运方面宣布,仍有4名船员下落不明,并有一名已疏散船员,因伤势过重不幸罹难。在此后的事故搜救中,又有3名失踪船员遗体被发现。截至3月16日,本次事故已经造成至少4名船员死亡,1名船员失踪。

“马士基浩南”轮建于2017年,设计运力为15262TEU,挂新加坡船旗。事发时装载了7860个集装箱,相当于12416TEU,装载货物总价值数亿美元。据悉,发生事故时,“马士基浩南”轮正在执行亚欧航线的806W航次,由青岛港至塞得东港,事发前分别挂靠青岛、宁波、上海、厦门、南沙、盐田,在从新加坡前往苏伊士运河的途中发生事故。对于事故原因,目前尚待调查。

可以说,这起船舶起火事故是马士基航运历史上最严重的船舶事故之一,马士基航运官网也罕见地在6天内连续发布5条新闻,持续追踪事件进展。除了事故原因,当前业界关注的焦点,也逐步转移到货损赔付,以及对马士基航运在安全管理方面的质疑。

事发突然,中国货主或损失惨重

中国地区的货主和货代,很有可能是本次事故中除船员外最大的受害方。

船期资料显示,“马士基浩南”轮此前分别挂靠青岛、宁波、上海、厦门、南沙、盐田,均为出口货物集中地区,船上装载的货物,大部分为中国出口货物,总货值约为1.5亿美元。多位业内人士判断,根据起火位置及现场救火图片、视频资料看,此次火灾将烧毁大约1000个左右的集装箱。据悉,本次“马士基浩南”轮上装载的货物除了来自于马士基航运外,还有来自地中海航运、现代商船、汉堡南美的货物。

“事发突然。”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,多位来自青岛、上海、深圳等地的货代从业人士,表达了上述感受。

上海地区某货代企业人士告诉本刊记者:“得到发生事故的消息后,我们第一时间确认目前在该船上的货物数量,经过统计,我们有7~8个柜子在该轮上,而这样的事故在我从业经历中,从没遇到过。”青岛某货代企业此次装载在“马士基浩南”轮上的货柜数量为1个,但是因为是冻柜,因此货值较高,一票货物总价值超过20万元。“我们订的是地中海航运的舱位,因船公司容舱,最终货物被装上了马士基航运的船。”该青岛货代企业内部人士表示。

除了确认货物是否在发生事故的船上之外,货代及货主似乎并未获得更多有关货物的消息。“我们目前已经在积极地与马士基航运沟通了,但只得到了甲板火势已经得到控制,仍存在货物闷烧的答复。对于箱子的具体情况,目前马士基航运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。”上述人士透露。

事实上,目前货代和货主获取信息的渠道,也仅来自于马士基航运官网上的信息,对于事故船舶去向、事故过火面积、遭遇货损的集装箱信息等更多内容,一无所知。除了与马士基航运保持沟通,获取事故的最新进展外,货主和货代目前关注的焦点还在于货损的赔付问题。

对此,就职于上海博群律师事务所的李晓曦认为,按照本次事故目前的态势和发展,不排除马士基航运做出共同海损声明,要求所有获救方分摊共同海损损失。而在记者的采访中,多位货代人士也认为本次事故走共同海损的可能性较大。

李晓曦表示,这意味着货物所有权人除了向马士基支付海运运费外,还需要分摊共同海损。当然,在购买相关海上货运险后,有关损失或将由保险人买单。如果火灾事故原因认定为货物申报不实,那保险人或将面临无法从马士基航运追偿的情况。

事故频发,马士基怎么了?

“马士基浩南”轮火灾事故造成的影响,显然还不仅在巨额货损方面。盘点马士基航运此前发生的安全事故不难发现,最近一年中,其事故之多,在其历史上也十分罕见。

就在“浩南”轮起火事故发生3天前,美国当地时间2018年3月3日,运力为10081TEU的“马士基上海”轮,在美国北卡罗来纳海域发生严重事故,约有73个集装箱掉落海中并丢失,其中部分集装箱还装载了硫酸。

2017年10月13日,13092TEU型的超大型集装箱船马士基“ENSHI”轮,在浙江台州海域和渔船相撞,事故造成渔船6人失踪。当地时间2017年6月13日,马士基“GERNER”轮在斯洛文尼亚库珀港装卸货时发生货柜倒塌事故,共有5个重箱掉落。当地时间2017年4月4日,10100TEU型集装箱船马士基“GENOA”轮,在荷兰遭遇撞船事故,船身出现裂缝。

除了航行事故外,马士基航运在信息安全方面也饱受质疑。当地时间2017年6月27日,马士基集团哥本哈根总部的IT系统,遭到勒索病毒袭击,其官网包括APP全线崩溃,最终至少造成2.5亿~3亿美元的经济损失,这其中也包括了马士基航运的IT系统。

SeaIntel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随后撰文痛批马士基,称其网络的安全系数过低。他表示:“病毒能在马士基内部传播,甚至跨越多个不同的业务部门,这表明网络内的横向传播并没有被阻止,因此马士基的安全级别不能说是高的。”此外Jensen还批评马士基运营恢复正常的时间过长。

对于这家有业界风向标之称的企业,这一切说明了什么?

“马士基浩南”轮事故发生后,业界产生诸多关于“危险品瞒报”的猜测,尽管马士基航运否认了这一说法,并表示,危险货物已按照国际规则装载和存放,现阶段也没有证据表明危险货物引起了火灾。但是联想其在过往一年中多发的安全事故,不由得让业界产生疑问,是因为马士基航运“流年不利”?还是其在日常的安全监管方面存在隐患?事故的发生,是否意味着其安全措施的失效?马士基航运在提升运营效率与保证航行安全方面,是否有所平衡?针对上述问题,本刊记者向马士基航运丹麦总部发出了采访函,但截至3月16日发稿前,对方未有回复。

信任危机,安全“答卷”受质疑

这次事故带给马士基航运的负面影响仅非如此,对航运业的影响也并非仅限于马士基航运。

在面对“本次事故是否会影响你对马士基航运的信任?”这一问题时,众多货代及货主均表示“会”,青岛某货代甚至直言:“结合马士基航运过往一年在安全方面的表现,将这次事故称作马士基航运近年来最大的安全信任危机,并不为过。”

事实上,如果翻看马士基航运在近年来见诸报端的消息,更多的是与“降低成本”“提高运营效率”“减少货运环节”等相关,其管理层在公开场合也一再强调马士基航运的高效与便捷,但是对于确保安全方面的举措与升级,鲜有涉及。在事故发生后,马士基航运表示将采取一项新的措施,不允许危险货物堆放在靠近起居舱和发动机的位置。但是对于“浩南”轮来说,这已经于事无补。

此外,事件发生后,也有人对马士基航运员工的业务水平表示质疑,认为这一事故反映出马士基航运整体人员业务水平的下降。对于航运业来说,经验至关重要。照理,马士基航运内部应有明确的订舱研判流程,但事故的发生似乎说明有人为危险留了随后闯入的门缝。

站在整个行业的角度,这次的事故也足以令人深思。

劳氏日报资深记者珍妮特·波特(Janet Porter)对该事件撰文表示,该起事件对于整个航运业来说,也许并不是坏事,因为能够引发行业考虑,越来越大的集装箱船是否足够应付突发的火灾?在规模越来越大的背后,是否也会有更加严重的事故发生?

她认为,当前的船舶防火系统并未与船舶运力相匹配,而这场事故的发生,更应引起业内对于这一问题的关注,正如当年地中海航运发生超重事故后,全行业制定了VGM称重规则,并在全球范围内实施。

联运保赔协会(TT Club)的风险管理总监斯托斯·福克斯(Storrs-Fox)也持同样看法。他表示,全球平均每60天就会发生一次船舶火灾,因此需要呼吁全行业,包括国际海事组织及国际船级社协会等机构共同努力,考虑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确保新一代集装箱船得到适当的防火保护。

而作为大型集装箱船的推动者,同时又是集运业的领导者,马士基航运目前在这方面的“答卷”,并不能让业界满意。


支持

反对

高兴

难过

气愤